眼睛与灵魂

2019-10-18 17:22 来源:未知

作者:唐清海

无法触及之痛

2015.7.8p.m20:09

有一种痛苦,来自灵魂的最深处。

眼睛拴住了我的灵魂

那天,我一个人静静的坐在教室的最后排,享受着仿佛与世隔绝的宁静。在我旁边桌子坐着的,是一位刚转来我们班的新同学。他很高大,一米八多的身高,并且壮壮的。据说他是因为某种原因被强行休学了几个月,他原来是其他班级的,但我并没有见过他。此时此刻,他与我一样,也是一个人坐着,只是他的眼睛充满了无尽的悲伤与不安。

诗歌清洗了我的灵魂

过了一会,他看到我也是一个人,就突然坐到了我的旁边。我看了看他,微微一笑,但是并没有多说什么。他拿出了一张纸,上面写着一行行诗歌,递给我说:“你看我这个诗歌写得怎么样啊?”

灵魂无比的思念亲人

我认真的看了几遍,优美的文字如同一段动听的旋律,如水一般隐藏着的悲伤。我不知道,写下这样的诗句,会是怎样的心情,又会有着怎么样的故事。我笑了笑,说:“这个诗歌写得真的很不错,有着很深的感情,但是为什么让人感觉很伤感呢?”

眼睛为灵魂的伤悲流泪

他转过头,眼里满是悲伤,叹息着说:“因为我的心真的好痛,我不知道,爱情究竟带来的是幸福还是悲伤。”

诗歌带给灵魂所有的思念

是这样吗?心中不免再次感叹,这红尘之中,爱,说是追寻,但又何尝不是无法逃脱的宿命呢?

灵魂在眼睛的玻璃窗前

对于这种事情,我并没有很深的见解,好像不知道该说什么才是最好。

每天都在虚度时光

突然,他的眼睛又闪烁着光芒,看着我说:“以后,我可以拿你当好朋友吗?无话不说的那种,我这个人吧,待人都是全心全意,很真诚的。”

它不知道这样浪费时间

我笑了笑,说:“当然可以了,那么以后我就是你的朋友了。”

是否有意义

正当我在准备说什么的时候,他又别过头去不再跟我说话了。他坐立难安,又很恐惧。我疑惑地问:“你怎么了?怎么不跟我说话了?”

但它依然如故的等待

他指了指我的一个朋友,说:“好像是因为我跟你坐,你的那个朋友生气了,他在瞪着我。”

期待外面的美好!

我看了一眼我的朋友,觉得好像并没有什么。说:“你是不是想多了啊?我的朋友没有瞪你的。”

眼睛没有办法把枷锁打开

他低下了头,说:“我是不是会影响你们的关系啊?如果这样我会离开的。其实你不知道,外面传有我很多的流言蜚语,他们都说我是同性恋,并且不愿意理我。”

仁慈的放掉灵魂

那一刻我终于明白,一个人生活在无尽的黑暗中,在快被吞噬的边缘,若有一丝光亮,将会是怎样的欣喜与恐惧。

只能默默地为它的悲伤

我说:“没事,不要害怕,既然我拿你当朋友了就不要在意这些,就算你是同性恋,也不会嫌弃你的。”

掉眼泪

“真的吗?太好了,谢谢你。”他眼中流露着一丝欣慰。

眼睛知道外面的世界

“没关系,我没还不知道互相的名字呢。我叫林锦焕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并不是灵魂想象的那么美好

“我叫姜明君。”

故让它在里面留一方净土

于是,我们就从这一天开始认识了。

不受到伤害!

随着后面慢慢的了解,我才知道,他的一生可以说是非常不幸了。他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在生活,没有着家的温暖。在学校,也被各种流言蜚语所折磨着。

眼睛的无情与慈爱

人类,即使身处最残酷的黑暗,也依然能对那些已被吞噬的人露出真挚一笑。那份真挚,仿佛是最原始,最真挚的悲哀。那是人们仅存的,安慰自己的唯一“希望”

谁又会明白了?

其实,我早已经明白,没有人愿意以一种病态的形式存在,遭受人们的冷眼。所谓的同性恋,变态的流言,所被排挤的人。也许他的休学,也正是因为如此。他也只不过,是遇到了那唯一一丝光芒,拼命的想抓住而已。因为,他很害怕,很害怕,在失去了一点,他会怎么样。即使抓住了,也更害怕着失去。因为那份偏执,极度的偏执,终于令他疯狂,再也无法忍受。

也许这世界上没有人了解它的苦

每天看向他的座位,他总是抓着乱蓬蓬的头发。撞着桌子,直至头破血流。

它的苦也只有它自己明白吧!

“我的心,真的好痛。”

灵魂的无奈与悲伤

他的眼睛,充满着血一般的通红。

谁又会明白了?

“哈哈,小林,你看那个姜明君又在找存在感了,不知道他一天装什么装,肯定就是想引起别人的关注。”我的一个朋友笑着对我说。

也许这世界上也没有人了解它的苦

不仅是我的朋友,所有的人都只是把他当做一个笑话,觉得他只是很做作而已。

它的苦也只能是它自己知道!

是的,也许他真的只是在找存在感,很多人都是这样,现代社会不正是如此吗?只是,这恰恰映出了人类真正的精神缺失,人们都在期盼着爱与幸福,却又害怕与拒绝着。现在的人们的幸福,不就是别人的不幸福吗?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越是偏执,越是得到更加相反的结果,人们就越能看到自己的幸福,他每天遭受到了更加强烈的嘲笑和排挤。

那天,他对我说:“林锦焕,你相信吗?我可以控制疼痛。”

我感到不解,控制疼痛,是一种什么样的能力呢?

说着,不知道他从哪掏出了一把刀,直接穿过了他的手心。我突然被吓着了,连忙阻止他,只是那血淋淋的手心没有牵动他脸上表情一丝一毫的变化。

“因为,我精神上的痛苦,远远大于肉体上的痛苦。正如你们那样,相比之下,这或许就是快乐吧。”

从那以后,不仅同学,连老师也对他感觉到了害怕,将其定以为精神病。

很久之前,他的人生中,曾经出现了一丝温暖,他觉得一定要抓住。奈何,这个社会不允许有着这样的观念存在。一个人,一个男生,给了他温暖与关心。他想方设法的,不让别人看见那点余光,只是自己保留着。偏执到,连那光都也已经黯淡。他认为,那是爱情。

不被允许存在的,注定要面临着去对抗世界的侵袭。

只可惜,他终究还是没能对抗得过这个世界。童话故事里的,终究只是童话。

那天夜里,他对我说:“林锦焕,我该怎么办?我不知道,我该相信谁,好像,只有你可以相信了。”

我沉默了,过了一会说:“是的,在这个世界上,你能相信的,只有我一个而已。”

其实我也知道,人们总是在孤独与害怕,他想要的,仅仅是一份寄托。但是,他所能相信的,甚至都不能是自己。

因为,欺骗你的,从来都不是别人,只是你自己而已。

再到后来,他每天都陷入了痛苦无法自拔。有些时候,从一开始注定的,便无法再改变。

“林锦焕,为什么你要背叛我?我这么相信你。”他不知是用什么样的心情这样说的。

“因为,从一开始,我就不属于你,而你也不属于我。很多事情的对错,也都仅仅是在个人。错的不是你,也不是我,而是这个世界。”

有些人,从一出生便就是属于黑暗。无论是否遇到了光明,他本身已是黑暗。

光明与黑暗,这是永远对立着的两面,亦是两个不同的世界。

黑暗,会被强大的光明所驱散。可光明,依然会被无尽的黑暗所吞噬。

对于他来说,微弱的光芒,本就不是他所属。

只是人们自己不会发现,所属黑暗,也许追寻黑暗,才是所对应的幸福。

后来,我毕业了,也再没有见过他。不知道,他所追寻的,是否还是属于着自己的东西。

只是我知道了,来自灵魂最深处的疼痛,是那自己永远不能看见的,无法触及之痛。无法触及之痛

版权声明:本文由betway必威发布于情感专区,转载请注明出处:眼睛与灵魂